[繁體] [简体] [ENG]
順勢療法的科學 – Living Homeopathy Ltd.

順勢療法的科學


順勢療法的定義


根據國際順勢療法評議會 (ICH) 及歐洲中央順勢療法評議會 (ECCH) 的資料,順勢療法的定義如下:


◥ 順勢療法是一個建基於「相似定律」這大自然法則的醫療體系,「相似定律」為施行順勢療法的原則,意思是「相似者能治癒」,藥物在大劑量時會於健康人體製造出人工症狀,根據順勢療法的「相似法則」,當代表著患者病況之一系列獨特症狀,跟某藥物製造出來之人工症狀相似,就可以微小劑量處方該藥物。


 

◥ 每種療劑的症狀表現,主要由一個標準程序 —— 驗證 (Proving) 發現的。驗證是由一組健康的志願者試驗某物質效用之程序,症狀會被記錄並比較,以製定該療劑之資料,此乃該療劑於順勢療法中的定義。


 

◥ 每一種順勢療法療劑都有其獨一無二的症狀表現,並記錄於順勢療法「療劑綱目」 (Materia Medica) 之內。


 ◥ 順勢療法的執行必須由順勢療法醫生 (Homeopath) 仔細診症,病人可盡一切可能表達他們症狀之細節、想法、感受、以及與現今主訴相關的一切病歷,順勢療法醫生都會耐心聆聽及探討。記錄個案資料後,順勢療法醫生會對整個個案進行分析,並把個案資料跟療劑綱目中已知的療劑資料作比對,以找出跟病人精神、情緒、肉體症狀最相似的一種順勢療法療劑。

哈佛大學:專業順勢療法醫生的個人化處理比順勢療法成藥優勝

2016 年由哈佛大學學者進行,於《美國公共衛生期刊》出版的研究指出,於美國使用順勢療法的人口在五年內增長了 15%。由專業順勢療法醫生處方的順勢療法治療,相比病人自己處方或從藥房購買順勢療法成藥,效果明顯較好。

参考资料﹕Dossett M L, Davis R B, Kaptchuk T J, et al. Homeopathy Use by US Adults: Results of a National Survey[J].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, 2016, 106(4): 743-745.

「沒有科學證據證明順勢療法有效?」


新認識(或不認識)順勢療法的人都可能以為沒有科學證據證明順勢療法有效,但其實這陳述並不准確!順勢療法的研究是一個相對較新的領域,所以,如果說沒有「很大量」的研究也可算是正確的,但已有愈來愈多的證據,與完全沒有證據十分不同。


至 2014 年底為止,已有 189 份順勢療法隨機對照試驗,測試了超過 100 種不同的醫療情況,而且已在國際的同行評審期刊中發表。其中,有 104 篇論文是以安慰劑作對照試驗:

41% 正面(43項試驗) —— 順勢療法是有效的;

5% 負面(5項試驗) —— 順勢療法是無效的;

54% 未有定論(56項試驗)。

54% 未有定論很多嗎?我們可與西醫的證據比較一下:

與主流西醫的證據比較,這比例十分相似,事實上,順勢療法一點也不遜色。

1016 項主流西醫隨機對照試驗系統性回顧分析:


44% 是正面的 —— 治療可能是有益的;

7% 是負面的 —— 治療可能是有害的;

49% 未有定論 —— 證據並不支持任何有益或有害。

參考資料﹕ https://www.hri-research.org/resources/homeopathy-faqs/there-is-no-scientific-evidence-homeopathy-works/

「順勢療法療劑裡面什麽也沒有──只是糖丸?」


事實上,實驗已經證明順勢療法藥物不只是糖丸。


順勢療法批評者常放於嘴邊的說法是:順勢療法藥物是高度稀釋的,它們什麽也沒有。


又或者引用中學水平的物理學理論說:用來製造順勢療法藥物的稀釋液體超過阿伏伽德羅常數 (Avogadro Constant) 的閾值(稀釋10-23)。這意味著,液體是如此高度稀釋,不可能有任何原物質分子被保留。


這些「超高稀釋」(順勢療法療劑一般超過 12C 或 30C 以上的層級)的藥物引發了幾百年的爭議。


其實在現今數碼化的年代,沒有物質等於甚麽也沒有的說法,已說服不到正在用智能電話、用 WIFI 的你吧!


很明顯,順勢療法療劑不是以一般藥品的化學方式運作,即不是通過藥物中的分子直接與人體產生生物化學的相互作用。


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都正在研究這些藥物的作用機理,現今已確認的實驗都主張順勢療法應用的,很可能是基於物理上的運作,而非化學性的作用。研究人員正探討幾種不同的理論,迄今為止我們仍未完全百分百解開順勢療法藥物運作的機理。

不過,我們已可以肯定,許多實驗室研究都顯示高度稀釋的順勢療法藥物具有生物效應,如果他們「只是水」或「只是糖丸」,你不可能看見這一些特定的反應,例如:


把以順勢療法加能法稀釋的組織胺加至嗜鹼性粒細胞(白細胞),可促使嗜鹼性粒細胞釋放組織胺


有 28 份相關的科學文獻已經出版,當中 23 份有一致的正面結果。 11 份被評為高品質的文獻中,有大比例(8份)有正面結果。


最早期的研究提出,使用超分子的抗 IgE 稀釋液可抑制脫粒作用, 但這些早期的實驗被發現無法被完全複製。

 

後來研究人員發現了當中的不穩定因素,於是改良了研究的方法, 使用超分子的組織胺稀釋液,就顯示出可複制的正面結果。這些發現 已成功被多個獨立實驗室複製,在一個多中心、連串的實驗中,亦成 功複製這些實驗。


順勢療法藥物甲狀腺素 30x,可減慢蝌蚪變成青蛙的生長速率。


     在兩棲動物中,甲狀腺素荷爾蒙會刺激形態蛻變。在過去超過 20 年 間,多個團隊都在青蛙中測試了順勢療法加能的甲狀腺素稀釋液,將 它加入飼養蝌蚪的水中。        一個有關這些試驗的獨立薈萃分析鑑別了 22 個實驗:15 個由原本 的澳洲團隊執行,5 個由獨立研究員執行。        所有22 個實驗都發現相同的趨勢—— 甲狀腺素30x(使用順勢療法製作療劑的程序,稀釋度已超越了阿伏伽德羅常數的限制)可抑制形態蛻變,程度會因應不同因素而有變化。現在已經有 7 隊來自澳 洲、德國、瑞士和荷蘭的研究員,觀察到這作用。

參考資料﹕ https://www.hri-research.org/resources/homeopathy-faqs/theres-nothing-in-it-its-just-sugar-pills/

「順勢療法是偽科學?」


有人曾聲稱:順勢療法是偽科學,只有非科學家對順勢療法感興趣。


事實上,在世界各地著名的大學、研究機構和世界各地的醫院都有科學家對順勢療法進行研究,他們應用的研究技術與研究西醫治療的方法是一樣的。


順勢療法的研究只是一項相對較新的項目,但在過去的 40 年,在同行評審期刊發表的論文數量已明顯增加。


由於缺乏資金,順勢療法的研究落後於西醫是不足為奇的,例如,在英國的醫學研究預算中,只有少於 0.0085% 用於補充和替代醫療的研究上。

國際研究會議

巴賽隆拿 2013 年 ── 順勢療法的尖端研究

2013 年 6 月,首屆 HRI 國際順勢療法研究會議在巴賽隆拿舉行。由來自 20 多個國家的科學家發表臨床研究、實驗研究和獸醫研究的演講,當中包括 5 位教授和 40 名博士或醫生。


羅馬 2015 年 ── 順勢療法的尖端研究

2015 年 6 月 5 ~ 7 日,在羅馬舉行的第二屆 HRI 國際研究會議中,繼續探討尖端研究的話題。由來自 17 個國家的學者於臨床研究、基礎研究和原理的研究作出演講,當中包括 6 名教授和 28 名博士或醫生。

 

既然如此,順勢療法哪裡不科學呢?

資深科學家們於受推祟的研究所中進行順勢療法的高質素基礎研究、臨床研究和獸醫研究,並在同行評審的科學文獻報告中發表出正面的結果。因此,順勢療法是偽科學的唯一論點是:我們還未完全知道順勢療法是如何運作的。 通常,當我們觀察到一種現象,而已知的「科學」卻未能作出解釋,這就會引起新的科學爭議—— 它不應該被視為偽科學,只是它還沒有被不是該專業的人士理解而已。

參考資料﹕ https://www.hri-research.org/zh-hant/homeopathy-faqs/homeopathy-is-not-science/

「未完全可解釋其運作機理,就不應使用順勢療法?」


事實上,能不能解釋一個醫學/藥物的作用機理,從來都不是要不要使用它的前提要素。


阿士匹靈(乙醯水楊酸)是其中一個全球最廣泛使用的藥物,但在它被應用 70 年後,才在 1971 年發現它的作用機制。有趣的是,現在科學家仍在積極研究這藥物,因為現在仍未能完全解釋很多它的生物作用。


由古至今,不同形式的乙醯水楊酸都被用作處理痛症,古時就以天然形式(柳樹或楊樹的樹葉和樹皮)去製造製劑來使用。


在1899年,人工合成的活性成份通過了臨床試驗,就被引入成我們今天所知的藥物 —— 「阿士匹靈」。


相似地,順勢療法有一個長久的傳統應用歷史。這讓我們可理解順勢療法療劑在臨床上可發揮的作用,它的應用領先了其運作理論。


發現順勢療法療劑的作用機制是令人著迷的,全球很多團隊都正在進行研究,去解開這重要的問題。

參考資料﹕ https://www.hri-research.org/resources/homeopathy-faqs/homeopathy-shouldnt-be-used-because-you-cant-explain-how-it-works/